COP15新闻中心 > > 正文
2021 10/ 13 20:34:36
来源:云南新闻网

奇妙云南 | 奇妙植物在哪里?

字体:

  云南国土面积仅占全国的4.1%,却拥有除海洋和荒漠以外的所有植被及其生态系统类型,囊括了“动物王国”“植物王国”“物种基因库”“世界花园”等各种美誉,是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省份。

  2021年10月11日至15日,《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五次会议(COP15)第一阶段会议在昆明召开。中国新闻社云南分社推出【奇妙云南】系列报道,讲述云南生物多样性的奇妙故事。

【第二篇】

奇妙植物在哪里?

  云南与生物多样性,有着独特的缘分。这样的缘分,蕴含在这片土地的自然天赐里。

  云南省拥有高等植物16577种,约占全国总数的50%;国家保护的珍惜濒危植物171种,占全国总数的44%。云南植物和微生物种类数量及其特有种,孑遗种、古老物种均占全国第一位,因此云南素有“植物王国”的称号,为世界瞩目。

  一起跟随我们的脚步,推开“植物王国”的大门,里面是一个绚烂无比的奇妙世界——

图源:云南发布

它们消失百年又从天坑归来

  天坑俗称“岩溶漏斗”,由岩溶作用形成。天坑内部相对封闭的环境,形成了独有的小气候和生存环境,这为生态系统多样性的研究和保护提供了特例。

图源: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百年前,曾有外国植物学家在中国云南采集到了大花石蝴蝶和竹生羊奶子两种植物的标本,此后这两种植物就逐渐消失。

  今年,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科考队员们来到云南蒙自周边天坑,在这里意外发现了这两种消失百年的物种。

花朵清丽的大花石蝴蝶

图源: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大花石蝴蝶植株纤小而花朵硕大,清丽可人,是苦苣苔科石蝴蝶属植物,生于海拔1200-2100米的石灰岩石壁或石缝中,因其纤小植株具硕大花朵而得名。

  1895年,英国植物学家威廉姆·B·亨斯利根据威廉姆·汉考克采自云南蒙自地区的标本,描述为石蝴蝶属的一个新物种,模式标本现存于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标本馆,此后再无发现。

  2021年6月,在无人机侦测和专业攀岩团队协助下,科研人员通过绳降方式对一直径超过100米、深度约60~100米的大型天坑开展了工作。他们在天坑内崖壁上发现了大花石蝴蝶一个新居群。

或可成为新兴果品的竹生羊奶子

图源: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除了大花石蝴蝶,在蒙自天坑周边地区,科研人员获得了另一种“百年再遇”植物——竹生羊奶子的成熟种子。

  据专家介绍,竹生羊奶子果实大,维生素C含量非常高,有极高的生态价值和经济价值,人工开发后,可作为果蔬饮料食用。

  竹生羊奶子模式标本由奥地利植物学家H. Handel-Mazzetti于1915年在云南蒙自到蛮耗(现名蔓耗)途中采集到,现存于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标本馆,此后再无该物种的标本记录,至今已“消失”106年。

  再次发现的竹生羊奶子个体数量不足20株,且大部分植株生长在村庄周围,受人为影响极大,其等级也是“极危”。

它们祛病除痛,惠及人间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中医药与民族医药显出重要而独特的防治作用,引发社会对传统药用植物的重视。

  野生药用植物具有天然、绿色、有机、无污染等特点,加之人类对健康生活要求的提高,对于野生药用植物资源需求呈持续增加的趋势。

“云南白药”主要原料之一滇重楼

图源: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滇重楼作为名贵的药用植物,是“云南白药” 等著名中成药的主要原料之一,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凉肝定惊之功效,用于痈肿、咽喉肿痛、毒蛇咬伤、跌打伤痛、惊风抽搐等症。

  但其种子萌发休眠期长。打破休眠困难,发芽率低,传统种植方法从播种至药材采收往往需要七年左右时间,极大程度地限制了重楼资源的发展利用,亦使得野外盗挖成为了获得该资源的主要渠道。

  2013年,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丽江高山植物园同地方企业联合申请云南省科技厅“野生优质滇重楼品种驯化选育及扩繁技术研究与示范”项目,在项目的支持与推动下,丽江高山植物园许琨高级工程师所带领的技术团队,突破了滇重楼种子快速萌发及成苗调控的技术瓶颈。

青蒿素与昆明

图源:云南日报

  在瑞典举行的2015年诺贝尔奖颁奖仪式上,中国科学家屠呦呦领取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让屠呦呦获得该奖的,是一种名为“青蒿素”的药物,由于青蒿素及其主要衍生物蒿甲醚的发现,改写了人类抗击疟疾的历史。

  很多人并不知道,云南是较早实现大规模提取青蒿素的地区,也是目前中国最大的蒿甲醚生产基地。

  上世纪60年代,昆药集团的前身昆明制药厂与屠呦呦教授等科学家共同踏上了研制抗疟新药的艰辛之路。1974年初,云南省药物研究所发明了青蒿素溶剂提取法,解决了黄花蒿(青蒿俗称黄花蒿)资源和人工引种问题,并在云南边境恶性疟疾高发区开展临床试验并取得成功。

  黄花蒿,就是大名鼎鼎的青蒿素的承载植株。黄花蒿是双子叶植物纲、菊科、蒿属一年生草本植物。根单生,茎高100-200cm,多分枝,叶纸质,头状花序球形,多数,总苞片3-4层,花深黄色,两性花10-30朵,瘦果小,椭圆状卵形,略扁。花果期8-11月。

  黄花蒿入药,作清热、解暑、截疟、凉血用,还作外用药,亦可用作香料、牲畜饲料。黄花蒿含挥发油,并含青蒿素 、黄酮类化合物等。

傣药植物茴香砂仁

图源:中国科学院网

  西双版纳的傣医药历史悠久,享有盛誉,其中所用药物大多来自植物,茴香砂仁就是其中之一。

  茴香砂仁为姜科多年生草本,茎丛生,株高约1.8米。全株揉之有茴香味,故名茴香砂仁。

  它是西双版纳的一种土著植物,当地傣族民间医生对它的运用由来已久,其药用部位为根茎,有清火解毒、通气消胀、利尿、健胃等功效。比如,将其根茎切片晒干,加盐煮水代茶饮,可用来预防中暑。

仙草之首铁皮石斛

  天上有灵芝,人间有仙草。从古至今,铁皮石斛一直位列中华九大仙草之首。

  《本草图经》记载:“石斛,今荆、湖、川、广州郡及温、台州亦有之,以广南者为佳。”广南铁皮石斛最补血、精、津,令人精、气、神充足,在提高人体免疫力、抗衰老、降三高、防治糖尿病等方面都有显著的功效。

  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东北部的广南县,是“中国铁皮石斛之乡”。2014年广南铁皮石斛正式被批准获得地理标志产品保护,也成为云南文山州继“文山三七”之后第二个获准认定的中药材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015年,中国中药协会授予广南县“中国广南铁皮石斛之乡”称号。

  据专家介绍,铁皮石斛中有效成分主要是石斛多糖,广南铁皮石斛中多糖含量可达到60%以上,是铁皮石斛中的佼佼者。

“怒放的生命”狼毒花

  狼毒花为多年生草本植物,叶子长圆型,轮生,花单性,结蒴果,扁圆形。

  根有毒,可入中药,有祛痰、止痛等作用。多见于我国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其根、茎、叶均含大毒,可制成药剂外敷,能消积清血。亦可做农药,用以防治螟虫、蚜虫。但人畜绝不能食之。

  狼毒花根系大,吸水能力极强,能适应干旱寒冷气候,周围的草本植物很难与之抗争。狼毒花在恶劣的环境下顽强生存,成为了怒放的生命。

活血化瘀的龙血树

  龙血树,又被称为“流血之树、活血圣药、植物寿星”。据专家研究,龙血树树龄可达8000多年。

  龙血树是国家二级珍稀濒危保护植物。汁液是名贵的云南红药——血竭(麒麟竭)和著名药品“七厘散”的主要成分。

  “血竭”在中国传统医学上沿用至少有1500多年的历史,但是一直在中国一直没有发现龙血树。直到1972年,著名植物学家、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创始人蔡希陶教授首次在云南省发现大片龙血树,才填补了中国医药史上的此项空白。

  如今,龙血树在中国以普洱、西双版纳等地为主产区,广西、海南等地也有零星分布,主要生长于云南南部和广西南部海拔250~1700m的热带、亚热带石灰岩山地上。

它们的一花一世界

  云南被称为世界花园。在云岭大地上,有一年赏不尽的美景,四季开不败的鲜花。只要说起云南,总绕不开如梦般的花海,它们各有特色、与众不同。

“杜鹃花王”大树杜鹃

图为大树杜鹃。高黎贡山保山管护局供图

  百年前闻名全球,十年前登上太空,被誉为“杜鹃花王”的大树杜鹃,堪称植物界“明星”。

  在世界上已知的杜鹃花品种中,大树杜鹃是杜鹃花中树型最大、花朵最大的品种,十分罕见,观赏性很强,被誉为“杜鹃花王”。

  1981年,在高黎贡山腾冲片区发现一株树龄在500年以上,高28米,直径3.07米,树冠61平方米,是植物界公认的“大树杜鹃王”,引发社会各界关注。

  但这并非大树杜鹃第一次被人们关注,早在一百多年前,大树杜鹃就曾“移居”欧洲。

  1919年,一个英国人率先在高黎贡山腾冲片区发现了大树杜鹃。据记载,他发现的这棵大树杜鹃直径2.6米,树高25米,树龄280年,英国人采集了它的花和果实并锯断了这棵大树杜鹃,取走一段圆盘状树干运回英国。今天,被取走的圆盘状树干仍展览在英国大英博物馆里。

  据植物专家预测,野生大树杜鹃从长出树苗到开花大概需要50多年。因生长缓慢、更新困难、数量较少,大树杜鹃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危物种,是中国二级保护野生植物,云南省极小种群物种拯救保护规划纲要(2010—2020年)也将其列为极小种群物种进行保护。

高山名花绿绒蒿

  “绿绒蒿”是罂粟科绿绒蒿属的植物,因花型优美,色彩绚丽而成为喜马拉雅地区的高山明星植物。

  “绿绒蒿”早期曾被“植物猎人”猎取到欧洲。如今,在欧洲园艺中,多个绿绒蒿物种几乎家喻户晓。而国内除了植物科研工作者和少数植物爱好者之外,大众对它所知甚少。

  绿绒蒿属植物除了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外,其中多数种都是优质药材原材料。当前,由于绿绒蒿野生种群过度采挖,全球气候变化等因素,绿绒蒿属的许多物种面临生存困境。

  基于对绿绒蒿的保护,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丽江高山植物园于2017年与北京植物园合作开展绿绒蒿的引种保育工作,并提供种苗参展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它们不愿争艳,只愿生来不同

  一个人没有个性,便失去了自己。人如此,植物也如此。有的植物,不求娇俏艳丽,但求生来与众不同,真正活出了自己的个性。

水生巨叶植物王莲

视频来源:中新视频

  叶能载物,也能载人。在云南西双版纳葫芦岛植物园水生植物区的池塘里,生长着一种珍贵的植物,那就是有“莲中之王”美称的王莲。傣族少女乘坐一叶王莲做轻舟,成为当地的奇观。

  王莲原产于南美洲的热带地区,具有世界水生植物中最大的叶片,直径可生长约3米长,叶面非常光滑,嫩绿嫩绿的。无论从远处看,还是从近处看,它们都像一只只漂浮在水面上的绿色大玉盘。

  王莲的叶脉成肋条状,就像伞架一样非常结实,所以它的浮力很大,也就出现了可以承载六七十公斤重物体的奇妙能力。

一生只开一次花的塔黄

图源: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喜马拉雅山脉高山流石滩上,生长着许多形态奇特的植物,备受植物学家和摄影爱好者关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数蓼科大黄属的塔黄。

  这种植物和竹子一样,是单次结实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即经过5~7年的营养生长后才开花结果,之后便死去,一生只开一次花。

  开花以前的塔黄并不起眼,像一棵大白菜。但是到了开花这一年,它会长出高达1.5~2米的花序,由下向上逐渐变细;花序外面一层一层包裹着大型半透明的奶黄色苞片,其实这是变态的叶。远远望去,好似一座金碧辉煌的宝塔。

“中国的鸽子树”珙桐

图源:云南广播电视台

  珙桐,国家Ⅰ级保护植物,为落叶乔木。可生长到15~25米高,叶子广卵形,边缘有锯齿,是1000万年前新生代第三纪留下的孑遗植物,在第四纪冰川时期,大部分地区的珙桐相继灭绝,只有在中国南方的一些地区幸存下来,成为了植物界今天的“活化石”。

  珙桐作为历经地球千年变迁的植物界活化石,在被发现之初,只隐秘于中国南方部分地区。它的名字来源于最初的发现者,法国人大卫。1869年,法国人大卫踏上中国的西南土地,发现了珙桐。

  珙桐也被誉为“中国的鸽子树”,如鸽子一样的“花”其实是苞片,它的苞片扮成了花瓣,轻柔舞动吸引了传粉者,苞片还能在雨季开花的时候保护整个的花器官,避免其中的花粉遇水失活。所以说,珙桐开花,此“花”非彼“花”。

地下涌冒而出的地涌金莲

  地涌金莲隶属于芭蕉科地涌金莲属,又叫千瓣莲花、地金莲、地涌莲、地母鸡宝兰花。因其假茎低矮而粗壮,先花后叶,于早春开花时忽从地下涌冒而出,悄然绽放,故有地涌金莲之称谓。

  它是多年生丛生草本,假茎短小,基部不膨大;叶大型,长椭圆形,似芭蕉叶;花序直立,莲座状,生于假茎上,密集成球穗状,苞片金黄色,鲜艳美丽而有光泽,恰如一朵盛开的莲花。

  地涌金莲原产云南,也是人们喜爱的高档花卉品种,是傣族文学作品中善良的化身和惩恶的象征。佛教寺院将其定为“五树六花”之一。

《云南虫谷》中的雨林巨人望天树

  近日,热播剧《云南虫谷》火爆全网。剧中真实呈现的雨林地貌和自然风光令人眼前一亮。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在层峦叠翠之间发现那一棵棵高耸入云的望天树。

  望天树,龙脑香科柳安属植物,又名擎天树,高可达40~80米,胸径60~150厘米,在中国主要分布于云南、广西局部地区,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

  望天树树体高大,树干笔直圆满,不分杈,树冠像一把巨大的伞,树干则像伞把,西双版纳的傣族称之为“埋岗转”(傣语,意为伞把树)。

  望天树是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的代表树种,树冠高于林冠层之上,是中国热带雨林的重要标志性树种。它的发现对研究中国热带植物区系有重要意义。

武侠小说中“见血封喉”的箭毒木

图源:中国科普博览网站

  走在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里,你必须十分小心,因为一不留神,就可能撞上全世界最毒的植物——箭毒木。

  箭毒木高可达30米,多分布于赤道热带地区,国内则散见于广东、广西、海南、云南等省区。现为濒临灭绝的稀有树种,国家三级保护植物。

  箭毒木的乳白色汁液含有剧毒,一经接触人畜伤口,即可使中毒者心脏麻痹,血管封闭,血液凝固,以至窒息死亡,所以人们又称它为“见血封喉”。

  对此,西双版纳民间有一说法,叫作“七上八下九倒地”,意思就是说,如果谁中了箭毒木的毒,那么往高处只能走七步,往低处只能走八步,但无论如何,走到第九步,都会倒地毙命。说起来真是令人心生恐惧!

  尽管说起来那样可怕,但箭毒木也很有用:树皮含细长柔韧的纤维,西双版纳的少数民族常巧妙地利用它制作褥垫、衣服或筒裙。

【责任编辑:陈晓阳 】
0100901100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402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