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15新闻中心 > > 正文
2022 12/ 29 11:03:20
来源:新华网

新手“象爸爸”成长记

字体:

  冬日的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多了几分寒意,清晨,青翠的热带雨林还隐藏在一片白茫茫的薄雾中,工作在其中的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象爸爸”保鸿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对于这位年轻的“00后象爸爸”来说,这份工作与想象中的光鲜亮丽、轻松有趣有些不同,究竟有何不同?不妨听听他的成长故事……

清晨,“象爸爸”保鸿上班后第一件事就是清理象舍(2022年11月23日摄)。新华网 刘云 摄

  想象中的“象爸爸”与现实的“象爸爸”

  保鸿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观察救助象的情绪,确定它们情绪稳定才可以靠近,保障人象安全。此后,他便要开始打扫象舍,也就是“铲屎官”的工作。不过这个“铲屎官”可不好当,“一头成年大象每天排出的粪便大概在70公斤以上。”保鸿给大象清理完粪便,要将粪便拉到定点堆放的地方,并清洗象舍。

  结束了这项工作后,他就要带自己负责照顾的救助象上山进行野化训练,每天要带它们在野外8小时左右,在这个过程中,它们会在森林里玩耍或觅食,可回到中心后依然需要人工喂食。保鸿介绍,一头成年大象每天需要的食物在180—250公斤左右,“象爸爸”们需要两人配合完成这项工作——一人拉草,一人铡草,铡累了就换人,一位“象爸爸”每天要拉的象草在200公斤以上。

带大象外出前,保鸿会准备一些胡萝卜,方便引导大象(2022年11月23日摄)。新华网 刘云 摄

  这一切都与保鸿曾经对这份工作的幻想截然不同。2019年,刚从学校毕业的他看到了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的招聘启事,置身在热带雨林中的工作环境以及大象可爱的照片,让他对这份工作心动了。他也坦言,自己与许多刚毕业的年轻人一样,不想回家干辛苦的农活,一心想找一份轻松又体面的工作。

保鸿带“平平”(左一)、“然然”(中)、“景景”(右一)三头救助象外出野化训练(2022年11月23日摄)。新华网 柴静 摄

  “万万没想到,当一名‘象爸爸’比干农活要辛苦多了。”不仅如此,刚到中心时,看到如此庞然大物站在自己眼前,他还有些害怕。西双版纳的气候也与保鸿的家乡曲靖大不相同,以前几乎不出汗的他在这里习惯了一身又一身的汗……总而言之,这并不是曾经他理想中的工作,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又爱上了这份工作呢?

  大象带来的感动

  保鸿是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最年轻的“象爸爸”,也是成长速度最快的“象爸爸”。让他深深爱上这份工作的,就是那些可爱的大象们。

保鸿和大象在野外(2022年11月23日摄)。新华网 刘云 摄

  保鸿接触的第一头救助象是“平平”,一头后腿总是湿漉漉的成年母象。据救助它的工作人员猜测,“平平”是被发情期的公象用象牙戳伤了臀部,且被发现时伤口严重感染。它被救助后经历了多次手术,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留下了小便失禁的后遗症。

  在保鸿看来,“平平”是一头十分有母爱的大象,它很会照顾幼象。备受关注的救助象“然然”就是在“平平”的陪伴下长大的,如今“然然”当了妈妈,“平平”对它的孩子“景景”更是呵护备至。三头象如今形影不离,去野外时少了谁都要互相寻找,如果“景景”着急回家,“平平”一定也会迁就它,甚至比“然然”对它的保护还要多。这也让本来只用照顾“平平”的保鸿无形中多了一些工作。

保鸿用胡萝卜和大象互动(2022年11月23日摄)。新华网 刘云 摄

  可他并没有觉得辛苦,说起和它们相处的点滴总是一脸幸福与放松。三头象之间深厚的感情让保鸿看到了大象之间的友爱,也带给他深深的感动。而“景景”虽然很调皮,却也很会卖萌,当你正在苦恼如何纠正它不好的习惯,它却在你面前摇头晃脑,好像听懂了你的话,又好像在逗你玩。有时天气炎热,它们还会在保鸿身边扇动大耳朵,好像在为他扇风一般。

  这些,都让保鸿越来越爱大象,越来越爱这份工作。“它们让我感觉到这份工作特别有爱,我也把爱给了大象。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他说。

保鸿与救助象“平平”(右一)、“然然”(左一)、“景景”(中)在一起(2022年11月23日摄)。新华网 刘云 摄

  新手“象爸爸”的成长

  保鸿在学校时学的专业是农村医学,因此他会比其他“象爸爸”多摸索一些兽医方面的知识。

保鸿正在药房里配药(2022年11月23日摄)。新华网 刘云 摄

  如何判断大象的身体是否健康,如何监测它们的身体状况,如何给大象打针……通过三年多的工作与学习,保鸿在大象医生保明伟的带领下也学到了很多新技能。“因为我是学医的,他们(其他‘象爸爸’)只是学一些饲养方面的知识,而我医学方面的知识也要学习。”保明伟也是保鸿的“偶像”,因为在他的努力下,填补了多项亚洲象医疗研究领域的空白。

保鸿为救助象“小强”测量身高(2022年11月23日摄)。新华网 柴静 摄

  如今的保鸿也掌握了一些亚洲象医疗相关的基础知识,参与了十余次野外救助工作。如果有幼象被救助回来,也会分给保鸿照顾,他需要给幼象清洗伤口、用药等,例如网红象“龙龙”。除了为它受伤的前腿治疗,保鸿还要观察它是否能吸收羊奶,肠胃是否会出现问题。而他也需要24小时待岗,幼象一旦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即使下班了也要马上返岗,并一直坚守到它情况稳定,这也让保鸿对“龙龙”有了一份特殊的感情和牵挂。

  夜深人静时,保鸿也会想到这份工作的辛苦,但同时也会想起自己在野外救助大象的经历,这让他感到荣幸。说到自己的成长,保鸿认为可以分为两方面——一方面,他虽然还是不愿意回家做农活,但已不再是因为害怕辛苦,而是想通过不断努力改变自己的生活。

大象在觅食,保鸿在一旁守护(2022年11月23日摄)。新华网 刘云 摄

  另一方面,他越来越爱亚洲象。保鸿说,虽然自己还没结婚,但已经把它们当成自己的孩子去照顾。他也将保护亚洲象,让亚洲象越来越多作为了自己的目标。因此,保鸿会通过实实在在的工作经验了解亚洲象的行为习惯,也会经常找一些相关书籍或文章阅读,不断充实自己,希望自己能为保护亚洲象继续贡献力量。(完)(康静 柴静 刘云)

【责任编辑:张洁 】
0100901100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713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