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15新闻中心 > > 正文
2021 10/ 13 20:26:46
来源:央视

【相对论·大象来我村】“人象谈判师”,怎么谈?

字体:

  朱高凡今年上研究生三年级,在云南大学研究亚洲象。前不久,跟着北移象群,他追了三个月。

  如今,他又到了普洱境内,摸排野象迁徙路线,为当地建高速出主意——公路和大象,如何共存?

  有人把这些研究大象的“95后”叫做“人象谈判师”。

  怎么谈?同在当地走访的央视新闻记者庄胜春和来自美国的视频博主郭杰瑞,也想掌握这项技能,拨通了小朱和师弟付潍毓的视频电话。

  小朱和小付把手机架在树杈上,身后就是追踪野象动线的路。前几天,小朱在保护区调研,夜晚住在林子里,周围有圈铁栏杆保护。睡觉时,满耳各种动物的声音。

  “号角般的长鸣声,是呼唤同伴;低沉的声音,可能是表示自己的不满或者威胁……”要和大象“谈判”,得会听、会看,还得能走,日行三万步。野象运动能力相当强,每天走几十公里不在话下,而且具备一定的攻击性。所以,追象时,还离不开专业巡象员的带领和无人机的帮忙。

  小朱一直觉得,解决人象冲突最好的方式,是人和象分开。

  近年来,保护区的林子越长越密,导致野芭蕉、粽叶芦等林下植物越来越少。亚洲象的食物不够吃,为了觅食,我国境内约三分之二的野象走出保护区。小朱认为,应该对保护区的森林进行改造,让野象喜食的林下植物得以生长,让大象可以重返保护区。

  但追踪北移象群的经历让他意识到,人象共处,或许有更多可能。

  他们觉得,“人象谈判师”是个挺“网红”的称呼,自己的愿望很实在,就是能通过基础研究,为解决人象冲突问题提出点实实在在的想法。

  相关链接

  【相对论·大象来我村之一】村里有个巡象员

  【相对论·大象来我村之二】从稳住大象的胃开始

  【相对论·大象来我村之三】村里的森林体验师:归来的,不只是象

【责任编辑:陈晓阳 】
0100901100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403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