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15新闻中心 > > 正文
2021 10/ 12 10:52:30
来源:央视

【相对论·大象来我村】村里的森林体验师:“来”,是“归来”

字体:

  “我们一步一步来,打开你的心理防线……”

  在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太阳河国家森林公园,央视新闻记者庄胜春和来自美国的视频博主郭杰瑞,第一次见到“撸虫子”的人。

(怕虫子的朋友们,视频不会产生不适,相信我)

  对于久居城市的人来说,在这片有2800余种野生动植物的亚热带雨林,最难忽视的物种,也许就是昆虫;更准确地说,毛毛虫。初秋,它们在木栈道的把手上、地面上,猛地吊在眼前的悬丝上,触发阵阵跳窜和惊呼。

  森林体验师许文峰的工作之一,就是教你“撸”它们——

  假设看到毛毛虫趴在叶子上,先把叶子摘下来。

  用小木棍试探,看它掉不掉毛。

  不掉毛,就可以用手掌顺着毛的方向,就像捋头发那样“撸”它的背。

  “你就会知道,其实啥事都没有。其实,我们对自然认识得有点少。”

文峰朋友圈里的毛毛虫

  文峰的家,就在离太阳河公园12公里的倚象镇营盘山村。资料显示,这附近记录了我国最后一批野生犀牛的踪影,也曾经是野象的栖息地。

  小时候闯林子找药材,父亲是文峰的向导。“有一些虫子,我们小时候见过,但现在看不到”,文峰的语气里,有遗憾,也有期待。

  这些年,野象回来了。“以前两三年来一次,后来年年来,前两天就在我家附近。”

  豺狗回来了。“去年回来的,高清摄像发现了。”

  曾经离开家乡的他,因为这个公园,也回到家乡扎了根。文峰期待,十年后的这里,能像老人们记忆中的那样,“云彩一黑就下雨”——这需要更大的湿度和更高的植被覆盖率。

  在中国,自然保护地占陆域国土面积的比例,已经达到18%,提前实现了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爱知目标”。文峰的小世界,就是这18%的一部分。

  这一路上,他跟我们念叨个不停:这儿是长臂猿保护站、那儿是黑熊保护站,北边的无量山、哀牢山更厉害,是世界级的“天然物种基因库”……

  他还很自豪,自己6岁的女儿,最爱的是虫子。

  文峰常常和女儿说,环境好了,那些爸爸小时候见过,但你没见过的虫子,可能还会回来。

  相关链接

  【相对论·大象来我村之一】村里有个巡象员

  【相对论·大象来我村之二】从稳住大象的胃开始

【责任编辑:陈晓阳 】
0100901100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400944